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时尚

网游之铁甲战神 第1153章 兵者诡道

2020年01月17日 栏目:时尚

游之铁甲战神 第1153章 兵者诡道在听到这里之后,其中的一位战地参谋人员,想了想,然后説道:李曼德将军,我想,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,来

游之铁甲战神 第1153章 兵者诡道

在听到这里之后,其中的一位战地参谋人员,想了想,然后説道:李曼德将军,我想,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,来kǎolu问题。<-.按照现在的情况,既然,我们既不能够在这里承受对方的持续不断的远程进攻,同时,也不能够zhudong出击,那么,也就只剩下的一条道路可走。

话音刚落,其他的那些战地参谋人员,都不由得把目光聚集过来。应该説,听刚才这一位战地参谋地口气,好像,他已经想到了对策。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。能够在这种情况之下,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,到能够想出解决问题的方案,这自然让所有的人,都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李曼德将军的脸上,更是见出了一种欣喜的表情,急切地説道:那么,我们究竟应该采取一种怎样的方式,来摆脱现在的困境呢?要知道,在我看来,不论是zhudong出击,还是jixu被防守,,好像,都不能够解决现在的问题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接着,那一位战地高级参谋人员,微微一笑,然后jixu説道:其实,説起来,这一个方案非常简单,那jiushi,我们完全可以的沿着罗唐将军撤兵的路线,神不知鬼不觉的,撤离这一座里戈炉主城,然后,迂回到那一座卡迈xiǎo镇附近,根罗唐将军的主力作战部队进行会合。这是的一条出路。如此以来,能够给对方留下一座空城,可是,我们只能够不全自己的实力。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。只要我们的作战兵力仍然存在,只要我们的实力没有遭受到沉重的打击,那么,我们以后就还有机会。

听到这里之后,所有的人都不由的眼前一亮。应该説,刚才这一位战地参谋的话,确确实实给他们指出了一条崭新的道路。按照这一条道路,他们确实可以轻松地摆脱现在的被动处境。正像他所説的那样,虽然暂时放弃了这一座里戈炉主城,可是,却能够保存自己的实力。只要能够不时地,那么,以后随时都可以东山再起,卷土重来。

反过来説,一旦自己的作战部队的为对方消灭掉啦,元气大伤,甚至直接被打残,甚至全军覆没,那么,终的结果不堪设想。于是,在听到这里之后,那一位李曼德将军怔了一下,然后,在地面之上来来地走了几趟,突然説道:应该説,你的这一个主意真的非常不错,而我们在刚才,只是按照常规的思维方式,在kǎolu问题,或者説,我们都进入到了一个思议的怪圈之中。按照你的这一个方案,应该説,我们确实能够百分之百的摆脱现在的危险局面,能够保存我们的主力作战部队。可是,如此以来,有一个的问题。很难过关。

听到这里之后,其他的在座的那些战地参谋人员,面面相觑,并不知道李曼德将军就请想用表达什么意思。随后,李曼德将军长叹一声,然后説道:就在不久之前,我们接到了罗唐将军的死命令,那jiushi,不管发生什么情况,都必须坚守住我们的防御阵地。不然的话,我必须承担所有的。我想,罗唐将军的脾气,你们都是非常熟悉大,在很多时候我,在很多的情况之下,罗唐将军总是刚愎自用,特别是,玄机如果不能够忠实地执行他的命令,那么,不会有好果子吃。因此,我们如果在没有罗唐将军的命令之下,擅自撤离阵地,终的结果,肯定很难摆脱受到罗唐将军的惩罚。

听到这里之后,另外一名战地参谋人员,接着説道:“李曼德将军,我们现在,必须要当机立断,由不然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虽然,这样的话,在罗唐将军那一方面,很难jiāodài。不过,我们毕竟能够不存了我们的作战力量。我想,这应该是重要的。”

听到这里之后,另外那几名战地参谋人员,也都纷纷地表示赞成。李曼德将军思之再三,终决定,接受刚才那一位战地参谋人员的建议,马上转移,放弃自己所负责的这一座东部防线,通过迂回的方式,离开这一座里戈炉主城,然后,跟罗唐将军的主力作战部队进行会合。

于是,在这种情况之下,李曼德将军下达了撤退的命令。所有的作战部队,其中包括,几十辆重装坦克,另外,还有近千名步兵作战力量,放弃一切辎重,仅仅带着必要的弹药,离开了他们已经防守了十七天的那一座东部防御阵线,然后,通过里戈炉主城的北门,终于,离开了里戈炉主城,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,前往罗唐较近的主力作战部队的所在的那一座卡迈xiǎo镇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刘青山这边,通过远程迫击炮攻击,持续了大约十几分钟之后,刘青山通过远程通讯系统,命令巴拉斯将军,立即发起地面进攻。按照刘青山的理解,在jingguo十几分钟的远程迫击炮攻击之后,敌军方面的,虽然不可能全军覆没,可是,它们的机动作战部队,肯定遭受到巨大的守势。因此,在这种情况之下,面对着自己编巴拉斯将军的两面夹攻,可以肯定的是,对方很难再进行有效的抵抗。

就这样,随着刘青山一声令下,刘青山亲自率领的作战部队的,从西,发起猛烈的冲锋。而巴拉斯将军一所率领的作战部队的,则由东向西,同时发起进攻。

可是,很快的,在发动进攻的过程之中,刘青山就发现了一些不大对劲的地方。因为,尽管自己方面,东西两路大军,浩浩荡荡,气势冲天,可是,在攻击的过程之中,基本上并没有遭受到对方的有效的抵抗。这样让刘青山感到非常的纳闷。把靠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?难道説,对方这么有耐心,这么能够沉得住气?还是,对方已经偷偷的转移出去吗?只是给自己留下一座空城?

终于,在jingguo了大约十几分钟的冲锋作战之后,刘青山和巴拉斯将军所率领的做战部队,到终于在敌军所防守的那一座东部防御阵线里面,shèngli的汇市。可是,让刘青山非常劳动的是,在那里,真的并没有发现一个敌人,敌军的作战部队,也不知道究竟在什么时候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就这样,刘青山立即跟巴拉斯将军,在临时搭建起来的指挥部里,召开紧急军事会议,来分析当前的这种局面。此时此刻,在那一座临时搭建起来的指挥部里,刘青山指着挂在墙上的那一副军事地图,向着巴拉斯将军説道:“巴拉斯将军,按照你的tuiduàn,那些敌军的防御作战部队,究竟跑到哪里去了?现在的这样一个结果,真的让人很难相信。因为在不久之前,在这一座防御性地上,对方的攻击火力还非常的凶猛。可是,仅仅过了几十分钟的时间,对方居然消失得无影无踪,真是浪人难以理解。”

在zhègè时候,巴拉斯将军来到了那一副军事地图的面前,看了半天,然后説道:“总指挥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对方肯定是从北门方向,离开了这一座里戈炉主城。然后,按照这一条迂回路线,前往那一座卡迈xiǎo镇,在跟对方的另外一指做战部队进行会合。”

刘青山听到这里之后,不由得diǎn了diǎn头。他承认,刚才巴拉斯将军的分析非常有道理。与此同时,刘青山对于对方的这一位军事将领的指挥才能,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确确实实,这真的是一个大手笔。大开大阖,非常具有想象力。如此以来,虽然自己方面,终轻而易举地占领了对方的防御阵地,甚至占领了整个里戈炉主城,可是,shiji上,却并没有真正的损伤对方的兵力。

想到这里之后,刘青山向着巴拉斯将军説道:“巴拉斯将军罱,正像你刚才所説的那样,驻防在西部防线的这一支敌军的作战部队,应该跟卡迈xiǎo镇方向的那一支敌军作战部队的进行会合了。如此以来,在一定程度上,对方的两支主力作战部队成功配合之后,也就跳出了我们的包围圈。接下来,恐怕双方之间,就要展开一次面对面地正面作战啊。”

巴拉斯将军听到这里之后,非常不在乎的説道:“zhègè,根本没有什么问题。要知道,在正面作战方面,那可是我的长项。应该説,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痛tongkuài快地打一场战斗了。zhègè任务,就交给我吧。”

刘青山听到这里之后,不由得微微一笑,然后他在地面之上jixu来来地走了几趟,到再一次来到那一副挂在墙上的军事地图面前,看了半天,然后説道:“现在看来,我们也应该制定一个作战方案,对方既然给我们玩了一次大手笔,那么,很好吗,我们也跟对方玩一次大手笔。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听到这里之后,巴拉斯将军微微地皱了皱眉头,半天之后,才向着刘青山説道:“总指挥,不知道,你刚才所説的大手笔,是不是跟敌军同样一个思路?”

刘青山听到这里之后,笑了一笑,然后説道:“巴拉斯将军罱,是的,我的想法正是如此。既然对方已经给我们作出了一个表率,作出了一个榜样,可以説,也给我们指出了一条道路,替我们制定了一个作战方案。既然如此,那么,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?我想,一个称职的高级指挥员,应该善于向我们的对手戏。在很多的时候,在很多的情况之下,对方越是狡猾,越是比我们厉害,我们越应该感到gāoxing。因为,如此以来,我们也就能够从对方的时尚,学到更多的东西,为我们所用。这样的话,我们才能够大队对手,并且,在大被对手的过程之中,不断地丰富了我们的作战素养,提高了我们的作战水平。值当岂不是非常不错的一件事情吗?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听到这里之后,巴拉斯将军感慨万千,甚至非常jidong地説道:“总指挥,没有想到,你的胸襟有如此的宽阔,凭借着这种谦虚的态度,凭借着这种虚怀若谷的精神,凭借着这种敢于向我们的对手学习的思想境界,我想,在zhègè世界上,根本就没有人会是我们的对手。”

刘青山一笑,然后説道:“巴拉斯将军,此言差矣。要知道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不管在什么情况之下,总会有很多的人,知道我们认真地学习。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。就算是再聪明的人,就算是在高明的指挥将领,在他的思维过程之中,也会有一些漏洞,这是一个不可改变的客观规律。因此,我们只有认识到这一diǎn,才能够限度地避免我们出现失误,让我们所制定的作战方案,更加完备,更加全面。人没有不犯错误的,俗话説得好,人非圣贤孰能无过?圣贤尚且如此,更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了。”

巴拉斯将军听到这里之后,非常佩服地diǎn了diǎn头。然后,他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接着説道:“虽然如此,不过,总指挥,如果我们的做伴对方的这种作战方案,按照对方的这种思维形式,那么,会不会被对方识破?因为,不管怎么样,这种战略战术,已经被对方采用过。因此,对方非常有可能会想到,我们也会采用同样作战方案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听到这里之后,刘青山走到巴拉斯将军的面前,拍了拍巴拉斯将军的肩膀,然后説道:“在战略战术上,要讲究虚虚实实,真真假假。古人云,兵者诡道也。説的其实jiushi这样的一个道理。看上去,我们采取对方的思维方式,会引起对方的注意,可是,shiji上,在很大程度上,也正是因为如此,对方非常有可能,根本就不会想到我们会沿着他们的道路qiánjin。如此以来,本来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,我们那儿切切实实地去做了。这样的话,在对方认为我们根本不可能如此行事的情况之下,自然也就很难防范。因此,我们成功的可能性也就变得更大。”

听到这里之后,巴拉斯将军像是终于明白了什么似的,然后説道:“总指挥,我终于明白了。正像俗话所説的那样,越是危险的地方,往往越是安全的地方。既然如此,那么,总指挥,请你下达具体的作战指令。”

刘青山沉吟了一会儿,接着説道:“巴拉斯将军,我们仍然兵分两路,其中,你率领着你的作战部队,按照从东向西的方向,去迎击敌军的攻击作战力量。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现在,敌军方面的另外一指,作战部队的,已经通过拉那一条金水石桥,正在向我们攻击过来。这是一次正面交锋的机会,我想,你应该清楚,究竟应该如何发挥我们作战部队的长处,争取打败对方。

“与此同时,我的作战部队,则兵出北门,然后,沿着对方行军的足迹,追击到那一座卡迈xiǎo镇,如此以来,也就再一次对对方形成拉前后夹击的态势。如此以来,对方不会想到,转悠了半天,终,我们还是把他们重新包围起来了。这一次,我倒要看一看,对方究竟还有什么高明的招数。”

听到这里之后,巴拉斯将军败在一次向着刘青山行了一个非常标准的军礼,然后説道:“总指挥,请你放心,这一次,过一定的找到对方再一次感受一下,,我们铁甲战神星际战队部队究竟是一指怎样的作战力量。我要让他们知道,我们铁甲战神星际战队方面,不仅仅在战略战术的层面上,要远远地超过他们,同时,就算是在正面对抗方面,他们也不会是我们的对手。”

刘青山看着它巴拉斯将军,,微微地diǎn了diǎn头,然后jixu説道:“好,巴拉斯将军,你能够具有这样的我非常欣慰。但是,尽管如此,对方的这一支主力作战部队,毕竟也非同xiǎo可,因此,我们也不能过于掉以轻心。一定要记住我的那一句话,以己之长克敌之短,这永远是克敌制胜的一个法宝。”

巴拉斯将军斩钉截铁地回答道:“总指挥请放心,我一定基础总指挥的照到,在这一座里戈炉主城之中,跟对方的这一支主力作战部队,打一场真正的意义上的巷战,应该説,到目前为止,我的作战部队一直都在进行那中真正意义上的野战,可是,在主城之中,进行这种巷战,还是此。我想,我们的作战部队,也应该进行这方面的一些训练。这一次栈道,就权当是一次带有实战色彩的军事演习吧。”

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
内蒙古民族大学附属医院
常德哪家医院治男科好
癫痫病治疗菏泽哪家医院好
太原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