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旅游

劫修传 2000章 试问天下谁执印

2019年10月12日 栏目:旅游

劫修传 2000章 试问天下谁执印天罗尊者选择此刻出手正当其时,若等到两界安宁,天下清平之时,那时万众归心,天罗尊者又怎是对手。且

劫修传 2000章 试问天下谁执印

天罗尊者选择此刻出手正当其时,若等到两界安宁,天下清平之时,那时万众归心,天罗尊者又怎是对手。

且两界苍生未定,大帝与老雕也难以抽身,天罗尊者若想不受牵绊,也唯有选在此时了。

既知天罗尊者已到玉山莲池,原承天亦悄然而去,此战避不得,躲不掉,为两界亿万苍生,原承天只能一争。既然天罗尊者瞧中的只是世尊之位,全然不顾及苍生福祗,这样的世尊不要也罢。

九珑原以为原承天临战之前,必来苍穹一趟与她见一面,然而原承天径直前去,便是路过苍穹界,也不曾现身一见,九珑以天慧道果观来,不由的黯然神伤。

这时令无参已回到苍穹,便对九珑道:“世尊临战前不曾来苍穹现身一见,可见心中必有把握,又何必作儿女态,世尊之心,还请仙子体察。”

九珑点了点头道:“也就是你明白世尊心思,我闻这场大战将至,也是心慌意乱了。”

想了想,又道:“无参,此战如何,你且试言一二。“

令无参道:“如今两界迁移未毕,苍生心中惊惶,正是天罗出手之时,只不过天罗虽占尽先机,世尊也是胜券在握。此战胜负,未无令可料。”

九珑叹道:“我也知道难为你了。”

令无参笑道:“虽是胜负难测,但天罗世尊斗法,其心境大不相同,那天罗尊者,只是为了自己,世尊为的却是苍生,仅由这一点瞧来,世尊必胜无疑。”

九珑也知道这话未必就是安慰自己,两大世尊之争,那神通法术或许只是次要,唯看天地本心罢了,于是微微一笑道:“两界未定,你也莫要偷懒了,苍穹界中还有无数的事务等着我们呢。”

原承天在虚空之中跨了两步,其身已在仙庭

,只见仙庭景物依旧,人事全非,此界已是悄无声息,全无一丝生机,已然是一座死域了。

原承天想起当日飞升诸事,心中感慨万千,不想这人人向往的仙庭,如今却成了两大世尊的战场。而经此一役后,此界恐怕亦难存在了。

世尊再行一步,便至玉山,就见莲池之畔,天罗尊者悄然肃立,池水一清如旧,只是如今这池中,既无黑龙,亦无白莲,无形之中,就多出许多衰败景像。

天罗尊者瞧着那池水,缓缓道:“承天,当年世尊欲化分魂千万,临行前来这莲池边与元极残魂辞别,你可知他为何落下泪来?”

原承天道:“想来是临别伤感,又感慨创世艰难,无力回天,这才感极落泪。”

天罗尊者道:“此言亦有道理,而在我瞧来,世尊莲前落泪,怕是想到今日你我一战了。“

原承天道:“分魂自相残杀,的确亦令人感慨万千。“

天罗尊者道:“天无二主,千万分魂之中,又能存得几人?到终究要分出个胜负来,你我之战却是免不得的。“

原承天道:“既然此战天地早定,尊者又何必感慨?“

天罗尊者道:“承天说的是。为今日之战,我已谋局万年,胜券在握,却不知承天有何把握,敢来此应战。“

原承天道:“承天心中只有苍生。“

天罗尊者笑道:“这世间有种生灵,名叫蜉游,此生灵朝生暮死,世人虽因此感叹不已,不过是感念自身罢了,却又有几人视这蜉游为生灵?“

原承天道:“世人寿限不过百年,原来在尊者眼中,也不过是朝生暮死的蜉游罢了。“

天罗尊者道:“世人生生死死,轮回往替,早死一刻,晚死一刻,又有多大区别,承天万拯苍生,却不知那苍生瞬间便死去了,等到轮回重生,又有几人还记得承天?“

原承天道:“哪怕只能让世人多活一日,承天也宁愿万死,尊者有所不知,死者已矣,伤痛者却是死者的家人,尊者心中已无‘情’之一字,已入邪道了。”

天罗尊者道:“我等修得禁重天境界,原就该太上忘情,又何必在意那个‘情’字?”

原承天道:“太上忘情者,得情而忘情,忘情而至公,乃是将视亲朋之情遍及苍生,其名忘情,其实却是多情。“

天罗尊者笑道:“哪里就轮到你来教训我,我比你多修不知多少年,今日也该你明白,我既能造就你,自然也能毁了你。“

原承天声色不动,淡淡地道:“尊者请。“

天罗尊者并不回头,只将袍袖一抖,五大灵偶悄然现身,就要原承天围在当中,那原承天不等五偶围来,身子只一动,便离了莲池,来到无时妄海之上。

原来原承天虽知此战毁天灭地,却不忍瞧见玉山莲池毁在面前,如今这无时妄海之中,已无生灵,正可用来做一个战场。

天罗尊者笑道:“你心中牵挂太多,此战如何能胜?“

那五偶如影随形,且与原承天一样的境界修为,刹那间便将原承天追上,于无时妄海之中,将原承天围在当中。

就见五偶天罗五形阵法已成,天上海中皆有虚影幢幢,是为天罗地一般。

原承天此时已瞧清这天罗五行阵法,果然是疏而不漏,无隙可趁,那五偶若想围住一人,任你逃到天边去也是枉然。

忽见一道白光耀目,原承天已取乾坤在手,那剑往下虚虚一劈,只听“轰“地一声,五偶皆碎。此剑之威,世间任何物事也难承受一击。

天罗尊者道:“五偶皆修不碎身法,乾坤剑虽好,只怕无用。“

话音未落,五偶早就恢复如初,石偶指天划地,便生天罗地,紫偶黑偶各施神通。金银二偶一出九渊灰云,一出圆字真言。天地间至高至强的无极神通,刹那间同时用出。

原承天道:“诸偶神通虽强,却又怎能伤到我。“

乾坤剑再次劈下,白光闪动处,五偶刹那间又是粉碎,且那白光之中,已多出一道镇魂法诀,五偶身形虽复,元魂却难以及时于偶中重生。

天罗尊者点头道:“承天修玄极道果,果然霸道之极。“

将手一拍,白光顿时消散,镇魂法诀亦是无影无踪,五偶重现之际,头顶皆现道果一枚。刹那间五偶身上各生异样光华,此光照初天地,仙庭被这光华照耀,似乎已是重现生机。

原承天再将乾坤剑祭来,五偶头顶道果被瞬间引动,就在那旋转不休,但此番却护得诸偶周全,乾坤之威,已是无用了。

而五偶道果皆生,无时妄海之中顿时掀起滔天巨浪,原来场中灵压之极,已是难以描述,也就是在这无时妄海中罢了,若去了别处,必然山崩地裂,绝无幸理。

饶是身在汪洋深处,那灵压却已充斥于天地之间,海内海外皆传来隆隆声响,原来海底山峰已被压得粉碎,那无时妄海顿时就被分为两半。

一半犹在原处,另一边突破仙庭界力,已然堕进无尽虚空。

火凰青鸾正在虚空救火,就瞧见这无时妄海之水倾泻而出,将那空中大火熄去大半了,火凰已知两大世尊正在斗法,不由叹道:“世尊生死之际,犹不忘苍生。“

原来这一半无时妄海,却是原承天借了五偶道果威能,突破了仙庭界力,洒向虚空。

青鸾瞧见这无尽海水之中浮着一岛,正是当年朱雀所化。青鸾暗道:“此岛是由朱雀滴泪而生,正好做了纪念。”

就将鸾爪向水中探出,救出这海岛来,随手往苍穹两域汪洋之中一放,此岛便成海外仙山,是为瀛州。

五偶道果既生,原承天一身青衫立时猎猎飞舞,这无上灵压怎是世间器物可以承受的,眼瞧这青衫便要碎了。

原承天不慌不忙,头顶亦生道果,此果一生,顿时海宁河静,波涛不生。竟以这一枚道果,压住了五果。

天罗见这玄极道果如此威能,不由也是动容,原来那万众之志,竟是强大如此。

天罗点头便道:“承天当初不修元慈,另修玄极,想来就是为了这一战了。金银二偶虽也修出玄极道果来,可惜却是形似而神非,万众之心,总不能寄于两具灵偶之上。”

原承天道:“尊者既知,何必多问。”

他当初不修元慈,的确便是为了今日,若他当日修成元慈,金银二偶又该何等霸道,但他既修玄极,金银二偶便不能受其惠了。正如天罗所言,天地苍生,岂能去拜灵偶?

原承天指尖毫光一闪,一件法宝便出,正是罗无寂修成的混沌逆玉印,当初元寂身死,却不忘以滴血纳神刀玉印二宝,交还给原承天。

天罗见到逆玉,只是摇头,此宝虽好,可他早在斗战虚镜之中瞧了个明白,如何能压道果?

石偶果然大喝一声,双手急祭法诀来迎玉印,当初在新域一战,这法诀可是压倒了玉印,此刻故技重施,想来也是同样结果。

哪知法诀初生,玉印之中就现出一道身影来,这道身影将手一挥,便将法诀打散,石偶心中骇然,这混沌逆玉印难不成也修出性灵来?

细瞧那玉印中身影,石偶禁不住大叫道:“原来是你!”

四川治疗阳痿的专业医院
广州阳痿较好医院
云南癫痫病医院好的是那家
上海的男科医院有那些
邢台哪家男科医院做阴茎整形手术比较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