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军事

武道天心 0173 你们也配?

2020年02月15日 栏目:军事

武道天心 0173 你们也配?厅堂里燃着上好的龙檀香,幽幽的香气从厅尾的香炉里飘出,混合着厅里的酒肉香气、脂粉气味,形成了一种奢靡迷离

武道天心 0173 你们也配?

厅堂里燃着上好的龙檀香,幽幽的香气从厅尾的香炉里飘出,混合着厅里的酒肉香气、脂粉气味,形成了一种奢靡迷离的氛围,让人忍不住想要沉浸进去,永远也不离开。●⌒,

姜风鼻端嗅着这样的气息,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一股浓烈的腥臭味。

低级魔族体内杂质极多,导致他们散发出来的魔气也臭得惊人。泰仓城连续十八天笼罩在这样的臭气里,所有人从恶心到麻木,几乎习以为常。

,它不断累积,激荡着战斗的热血,姜风只一闻到它——不,只要一想到它,就忍不住战意盎然。

他眸中一道锐芒闪过,过了好一会儿才抬眼道:“没错,这一次泰仓城的州考,跟其它地方都不一样。泰仓城魔穴开启,魔族猛烈攻击全城,我们就以杀魔为计数,杀多少魔,算多少分!”

龚明远翘起一边嘴角,似笑非笑道:“我听説,不同等级的魔族,分数天差地远?”

姜风沉稳地道:“不错。级别不同的魔族,实力差别非常大,分数不同也很正常。”

龚明远道:“我听説一个校级魔族,足有一千分之多?”

姜风看他一眼,道:“是。”

“姜兄弟有拿过这样的一千分?”

“是。”

大厅里突然爆出一阵大笑。一个人站起来走到姜风身边,用力拍着他的肩膀:“看不出来嘛,你还有diǎn后台。杀死高级魔族是大功,来,説説看,你是怎么让他们把功劳让给你的?”

説着,他给姜风倒了杯酒。笑吟吟地表示要敬他。

姜风并没有举杯,他垂着眸子,盯着杯里蓝色的酒液看了好一会儿,沉默不语。

他的眼中仿佛浮现出了泰仓城激战的情景,他缓缓道:“这一次战斗,每个人都付出了很多……”

其他人了然地笑了起来。他身边那个人捏着杯子,悠然道:“但拿到魁首的还是你。”

姜风淡淡地道:“托福。”

厅里一片哄堂大笑,又一个人道:“老实説,我也挺想碰到这样的考试的。普通州考,还得费diǎn工夫,这种考试,家里人尽可以帮忙,拿个魁首轻而易举!”

有人不赞同地道:“禺水州也是有人的,我记得。宁家在那附近?他家今年也有人参考?”

“宁家那些不开化的老古董,专会坑儿子!”

一群人説説笑笑,大部分世家子弟都觉得,姜风这次占了大便宜。他们恨不得也让自己的州考变成这种,拿魁首肯定比现在更轻松!

不仅是世家子弟这么想,伏流君那边的人显然也有类似的想法。他们斜着眼睛看向姜风,笑容微微有些讽刺。

嘈杂声里,姜风的脸色越来越黯沉。他突然抬起眼睛问道:“那你们为什么不来呢?”

他的声音像一根冰针一样,瞬间刺穿了大庭里浮夸的气氛。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姜风环视四周,黑色的眸子像涧底冰泉一样,又清澈、又黑暗、又冰冷。

他轻声问道:“既然觉得泰仓城魔战是夺得魁首的可乘之机,那你们怎么不来?带着人参加战斗,杀死更多的魔族,拿到更高的分数。轻松争取魁首……你们为什么不这样做?”

他站起身,居高临下地俯视所有人,冷冷地道,“泰仓城魔战持续十六天,除丹崖州州镇范根生带人来援之外。只有各地退役的御魔军老兵及时赶到。无论世家,还是伏流门生,除了你们瞧不起的宁家以外,屁用也没管上!”

他态度斯文,用语却极为粗鄙,好像不这样,就不能抒发他心底真正的愤慨一样。

他冰冷地打量着他们,道:“虚伪避战,在生死之机争夺利益,这就是你们所做的事情!泰仓城考生战亡五分之一,重伤三分之一,你们坐在这里,也配议论我们?!”

他突然觉得毫无意义,不愿意再在这里呆下去了。他冷哼一声,转身就往外走。旁边刚才敬酒的那个人回过神来,叫道:“站住……”説着,伸手就去抓姜风的肩膀。

“啪”的一声,姜风已经远离他,闪身到大厅门口,那个人这才“哎哟”一声大叫,手背已经明显红肿起来。

……

……

为了这场魁星宴,姜风等了一个时辰,却在宴会刚开始时就离席。

他走出流泉山庄,仰头望着天空星辰,缓缓吐出一口气。

大厅里混杂的混浊气息被他吐出来,山林的清新扑鼻而入,他这才觉得轻松了起来。

身后微微有些嘈杂,但没一会儿,又变成了哗然的大笑。

也不知他走之后,那些人会怎么编排他。不过,那又有什么关系?

他微微一笑,大步向山下走去。

他一边走,脑子也没有闲着。

刚才大厅里一共六十四个席位,代表着六十四名魁首。这些座席旁边散着一些多余的座位,一样坐满了人。那些人从装束和仪态上可以看出来,都是一些世家子弟。他们跟伏流门生遥遥相对,隐成对峙之态。

很明显,这是魁星宴名头是魁首们的聚会,其实就是世家对伏流门生的一次挑衅。

现在看来,整个朱天中府的魁首除了他本人之外,已经完全被这两个势力瓜分。两边的争斗,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。

大厅尽头,有一道红色帷幕,幕后明显有人。世家子弟偶尔站起来面向那边的时候,都要微微侧身,看上去有diǎn敬畏退避的意思。

那后面是谁?比他们更厉害的人物?难道这次魁星宴,明面上是龚家组织的,其实背地里另外有人?

姜风不愿意被扯进两边的混水里,但很显然,他身为不在两派之中的魁首,已经变成了一个焦diǎn人物。里面有些东西。他必须理清楚了才行。

他正在思索,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。声音非常特别,每一步落下时,都像要震动地面一样,速度却不慢,没一会儿就到了他身后。

姜风猜到是谁了。他转过身,向那人一diǎn头:“黄少爷。”

黄虎慌张地道:“别,别这样叫我,叫我虎子就行了……”

他低落地説,“本来在被领到黄家之前,我也不知道我姓什么,人家都是这样叫我的……”

姜风扬了扬眉。被领到黄家?他不是出身在那里的?私生子?

这是黄虎的私事,大家刚认识不久,姜风没有多问。只是问道:“虎子,你找我有事吗?”

黄虎猛地抬头,问道:“听他们刚才説的

,你跟魔族战斗过?”

姜风diǎn头:“是,不久前,魔族阴谋在泰仓城打开魔穴,我们在那里经过了十八天的战斗,封禁了魔穴。守住了城市。”

黄虎咧开嘴,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:“那真是太好了!”

他有diǎn不好意思地説:“姜。姜大哥,打扰了,你能跟我説一下当时的情形吗?”

姜风往前一指:“行啊,边走边説吧。”

流泉山庄在半山坡,离城里还有一段距离。姜风对黄虎有些好奇,又有某些莫明其妙的亲近感觉。不介意跟他多説説话。

两人在月下并肩而行,黄虎高出姜风两个多头,走起路来缩手缩脚,唯恐自己多占了地方;姜风身材适中,行动间四肢舒展。从容自若。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从魔穴如何打开,到的封禁,姜风经历了全程,没人比他更清楚。他徐徐道来,前后经过讲得非常清楚,其中的血腥残酷之处他毫不回避,听得黄虎心惊肉跳,又激动不已。

姜风讲到援兵迟迟不至,很可能跟当时的州镇万俟鱼有关时,他着急得不行,脱口叫道: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姜风还没説话,他就灵机一动,想起了他刚才在席上説的事情,站定了脚步。

他的脸色阴晴不定,问道:“因为我们……黄家、龚家这样的世家不派人出去?”

姜风没想到他能意识到这个,有diǎn吃惊。

黄虎道:“伏流君想逼着世家参战,折损战力,世家硬dǐng着不上,想逼伏流君出手。两边就这样对上了,让泰仓城得不到援兵……是这样吧?”

姜风缓缓diǎn头:“根据各方面的消息汇总来看,应该是这样没错。”

黄虎用力一挥拳头,大怒道:“怎么能这样!”

这时他愤怒忘形,身体自然而然地挺起来了,拳头一挥,旁边一块大石卡地一声应声而裂。

这声音好像惊动了他,他猛地回头,身体立刻又缩成了一团。

姜风再次吃惊。别説黄虎没有明力,不是武修,就算得到了明力,阳明之下都没办法明力外放,怎么可能隔空碎石?

这就是黄虎天赋血脉的力量吗?

他深深凝视着黄虎,对方浑然若无所觉。他紧张地道:“然,然后呢?泰仓城的人们应该怎么办?”

他急得快要哭出来了,“没有援兵过去帮忙,那不是要死很多人?!”

姜风缓缓diǎn头道:“没错,那的确是一场苦战……”

听到老兵来援时,黄虎明显地松了口大气,又是激动,又是向往。

这时,两人已经走到了山坡下,城市近在眼前。

姜风转头道: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
黄虎一愣,着急地道:“还没讲完呢!魔穴还没有封禁……”

姜风注视着他,突然邀请道:“明天上午,我们要去铁山武馆修炼,你那时候过来吧。”

黄虎张大嘴巴,“啊”了一声,看上去有diǎn呆傻。

姜风转过身,向他摆了摆手道:“那时候,我再跟你説接下来的事情!”未完待续。。

ps:感谢biexinwu、落雨往前冲、ahua1978的月票,感谢小小她d的打赏,感谢fatfox911和赭砂的天天支持!!

140票了,今天又要加更了……(缩缩缩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