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军事

图腾燃烧 第两百七十四章 加罗什

2019年10月13日 栏目:军事

图腾燃烧 第两百七十四章 加罗什“村子就在前方!”巴拉克报告道。∽↗∽↗點∽↗xiao∽↗说,..他双手撑在自己腿上,大口喘着粗气。在

图腾燃烧 第两百七十四章 加罗什

“村子就在前方!”巴拉克报告道。∽↗∽↗點∽↗xiao∽↗说,..他双手撑在自己腿上,大口喘着粗气。在卡加斯?刃拳命令碎手氏族放弃地狱火堡垒之后,有一些兽人给巴拉克草草包扎了起来。直到现在,他的绷带上仍有着早已干透的血迹。尽管如此,巴拉克居然还是他们xiao队之中受伤轻的成员之一。

这就是他们来到了这里的原因。

“我自己一个人去,”卡加斯对巴拉克和其他人说道。“我会尽快完事的。”他环视着其他兽人道,“尽快治疗。等我回来之后,我们就朝黑暗神庙进发。”

卡加斯边走边想着,他们一群人到底是如何走到了如今这一步。说句实在话,当耐奥祖命令他留在地狱火堡垒并拖慢联盟士兵步伐的时候,他就已经知道,老萨满并没有期望着他们能活下来。不论是对卡加斯,还是对他的碎手兽人来说,战死沙场根本不是什么问题。但是,为荣耀而死是一码子事,不为任何原因就去送死却是另一码事。更何况,如果任由联盟去对付耐奥祖和其他毫无防御的兽人,那将是对他和他氏族莫大的耻辱。这就是为什么,当他目睹联盟军队攻破他们所有的防御工事,并占领地狱火堡垒的时候,卡加斯就召集了他所能找到的所有战士,自行向黑暗神庙前进。但是他所找到的兽人要比他希望的要少,而且许多兽人伤势极为严重,有些甚至连个晚上都没有熬过去。现在,他所剩下的兽人士兵屈指可数。而且全都身上带伤。

他继续前进。一部分自己观察着四周的景色。德拉诺大陆绝大部分都和地狱火半岛相近。到处都是荒蛮的景象,以及那龟裂的红色大地。但是,为什么,这一片区域却仍是如此充满绿意?葱茂的绿草垫在卡加斯的脚下,xiao丛的灌木和大树交错成荫。纳格兰并没有像这个世界的其他部分一样变得那么荒凉,但是为什么?

从某种角度来说,这里充满了讽刺的意味:在这片德拉诺大陆绿色、健康的土地之上,却生活着兽人当中的病秧子和弱者。卡加斯登上一座xiao丘。望见前方的村落。这里围墙紧靠,屋顶均呈半圆形,建筑风格和绝大多数兽人村落别无二致,包括他自己的村落。有那么一瞬间,卡加斯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,他想要将自己的战士带来这里,赶走这里的居民,并将这村子据为己有。他们完全可以不顾兽人的战争——耐奥祖并没有想过自己将会再一次见到这群兽人,就算他们永远不再出现的话,老萨满也不会感到惊讶的。他们完全可以让部落前往其他的世界。而他们则在这里安心地生活,圈养家畜。种植作物,当他们古老的嗜血之欲重新燃起的时候,进入森林之中猎杀那些土生土长的野兽。

但是,不。卡加斯责备着自己。他曾立下誓言,终生为部落战斗。他怎么能独活——或者是眼中望着他手下任意一个战士——如果他不去奉献自己呢?况且,他心中想着,打了一个寒颤,占领这座村落就意味着需要面对现在的住民,而他的战士们肯定不会这么干的。

卡加斯走下xiao丘,警惕地朝那村落行进。他看到有几个兽人迟缓地走着,棕色的皮肤和周围的绿色形成鲜明的对比,但是他们却没有注意到卡加斯。当碎手酋长离近的一个xiao屋尚有三十多码的时候,他慢慢停了下来。

“盖亚安!”他喊着,突然开始剧烈咳嗽,只因那深呼吸加剧了他的伤势。“盖亚安祖母!”他先前所注意到的那几个兽人抬起头,显得很是吃惊

,然后很快就消失在近的几个xiao屋之中。卡加斯无奈的想着,希望他们是去召唤盖亚安。他不清楚自己是否还有力气再喊一声。

过了一阵,一座xiao屋前的门帘晃了一晃,被人推开。盖亚安祖母从房中出现,向他大踏步走过来。在阳光之下,她不自禁地斜视着对方。“谁在那里?”她喊道,声音一如从前的尖锐。

“卡加斯?刃拳,碎手氏族的酋长。”他回道,强迫着自己挺直身板迎接对方的到来。

“卡加斯,呃?我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你了,”盖亚安说道。她终在卡加斯和xiao屋之间约一半处停了下来,与他对望。卡加斯注意到,她的双眼仍是紫红色的,而她的长发依然浓密,其间只有几缕银色。她看上去并不像身有疾病,但是她却很没有耐心。而且她的嘴唇弯着——他所看到的难道是她的厌恶么?

“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?”她问道,那语气更加确定了卡加斯的看法。

“联盟军队入侵德拉诺,”卡加斯告诉她道。他语气中的紧急却和自己对对方的尊敬——那是本族长者在他幼年时就教会他的——很是格格不入。“他们彻底占领了地狱火堡垒,并且很快就会朝黑暗神庙前进。”

“哦?但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盖亚安问道,对卡加斯非常不屑一顾。“这两个地方,都充满了战争的气息。我们远离那是非之地。”

“我需要战士,”卡加斯解释着,希望自己的口气听起来带有自信,而非充满绝望。“任何能够作战的兽人都必须马上跟我来。”

盖亚安望着她,双目睁大。“你疯了?”她爆发道,“这一村子都是病夫,你难道忘了么?”她凝望着对方,双唇露出一道狡猾的笑容。“不,我知道你并没有忘记——或许,我们应该在xiao屋中继续交谈?”当卡加斯开始艰难地移动时,她的笑容变得更加明显。“正如我所想。你知道有谁居住在这里。”她的笑容突然不见,转而代之的是满脸怒容。“而现在,你想要把他们都卷入这愚蠢的战争之中,无端增加他们的痛苦?他们为什么要战斗?为什么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要跟你们去送死?”她怒目看着对方,道,“你们入侵了人类的世界。这,就是后果。”

卡加斯的愤怒逐渐抑制住自己的恐惧,他的双唇向后拉着,看上去也很是生气。“我们都是部落的一份子,”他提醒着她。“我们是一个种族,同生,同死。”他打量着盖亚安,然后开始改变话题。“耐奥祖说,他能帮助我们离开这狗地方。如果他可以到达黑暗神庙,并将联盟士兵牵制住一段时间,他就可以开启通往其他世界的传送门。你完全可以拥有一个自己的世界,留给你和你的病人。”

“这个世界又有什么不好?”盖亚安回应道。她指着周身遍地的绿地,“我很喜欢这里,这里很好。”

“这是一个将死的世界。”

“只不过是它的一部分而已,”她反驳道。“你和那些愚蠢的术士所污染的一部分。纳格兰却仍和以往一样,生机勃勃。”她看上去很是得意。“这就是玛格汉——未曾堕落。而它的人民也是一样。也许他们因为红疹而备受折磨,甚至快要死去,但是至少他们的皮肤还是棕色的,而且他们并没有被部落的暗黑魔法所侵蚀。”

“这是你的职责!”卡加斯坚持道。“你所有的战士都必须马上跟我来!”

盖亚安嘲笑着他道,“你想要他们么?”她问道。“自己去找他们吧。只要你能把他们从病床上拉起来,你就可以带着他们去打仗。”

卡加斯怒视着她。现在,他心中的怒火已经盖过了其他所有,包括他心中的恐惧。“他们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病怏怏的。”他说道,看着那些刚刚从xiao屋中走出来观看的,盖亚安所照料的那些兽人。从这里,他可以看到,有一些兽人瘸着腿,其他的则大都弯着腰,但是他们看上去却没有一个是缺胳膊少腿的。在这种情况之下,只要那兽人能够拿起战锤,他就会一并收纳。

他朝着村子走去。就在这时,一个身影从从自己的xiao屋之中走出,向着众人走来。那是一个男性兽人,一个年轻的战士。随着他渐渐走近,卡加斯可以看得出,他身形高大而且肌肉发达,但是他走路也是一晃一晃的。在他略显惨白的棕色皮肤上,红色的脓疮随处可见,许多xiao疮之中还在渗着红色的液体,看上去更像是受污染的泪珠。

卡加斯心中一震。他知道那青年是谁。加罗什?地狱咆哮,格罗姆之子!

吉林哪家牛皮癣专科医院好
广州哪里医院治疗妇科
山东恒大做盆腔炎的盆腔炎医院
南京的治疗性病医院
武汉治疗妇科炎症好的妇科炎症医院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