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养生

风水师这样反转天下

2019年04月08日 栏目:养生

一,深谋远虑嘉靖年问,内阁首辅严嵩痴迷风水命理,深信堪舆方术之说。有一次皇上因为京城下水道不畅,大雨时总引发涝灾,准备进行整修,严嵩听后

一,深谋远虑

嘉靖年问,内阁首辅严嵩痴迷风水命理,深信堪舆方术之说。有一次皇上因为京城下水道不畅,大雨时总引发涝灾,准备进行整修,严嵩听后,就急急谏道:“启禀吾皇,此事万万不可!下水道修好了,排水自然可行了,可是从风水上讲,水属财,泄水等于泄财:如果把京城里的财都泄走了,皇上您可就没钱花了。”

他这般爱财,自然积下了金山银海。仓库放不下,就挖了个深一丈方五尺的大窖,运了三昼夜银子才把窖填满,可没填进窖的银子还多得是。严嵩站在窖边,看着向花花的银子,突然悲上心来:“自古钱是祸害,攒得越多,以后的祸越大呀!”由于存了这个心事,一连好几天他都闷闷不乐

这天,严嵩一个人着便服到街头散心。拐过一个巷口,街面来了个道人,手执牙板卦牌一路高喊:“一字决休咎,千金散福祸。贫道初经宝地,算命测字,六百钱一卦!”

严嵩心一动,细打馈,见这道人四十来岁,身材瘦长,日朗神清,倒似有几分仙家风骨。于是他叫住道人,在一旁茶摊上坐下。

道人自称姓蓝,白幼在终南山修道。奉过茶后,严嵩写了个“囚”字,让道人测箅。道人一见,啧啧称奇,对严嵩打了个拱手道:“原来阁下就是严太师,欠敬欠敬。”她严嵩惊诧,道人笑遒:“囚字拆

开,是国内一人也。大明除了天子,敢称国内人的威士忌酒
,只有严太师了。不过贫道观太师眉有滞气,莫非有难言心事?”

严嵩一听,对道人深为拜服,一边瞅瞅四周示意道人小声,一边便把心事一吐为快。

道人听罢道:“原来太师是担心家里钱财花不完啊。好办,儿子花不完给孙子,孙子吃不完给重孙,子子孙孙蚂蚁搬家.总有一天搬它个干干净净。”严嵩苦笑:“道长此言差矣,花钱也得有个路数。若子孙当了官,那些钱无论花天洒地还是买官行贿,也算用在了正路。要是子孙以后沦落成平头百姓,家里有那么多钱,不是被官家陷害盘剥空足浴桶采购
,就是被匪贼盯上明夺暗抢,迟早招灾啊!”

道人闻言,沉思片刻:“太师果然见识不儿,深谋远虑。其实这也好办,让子孙世代当官不就行了?”严嵩一哂:“古人云,君子之泽,五代而止。是说有大德行的人也只能福荫五代后人。老夫久在官场,也算是过来人,想世世代代当官,没有那么容易。”道人却一点头:“有梭子蟹型号
!人生于世戴天履地,若能得天理地理照应,人泽定然绵长。如果太师能寻得风水宝地,百年之后葬于其中,定然能保十世子孙,其中必有一人位居公卿.州府郡县之类小官多如麻丽。”

严嵩一翻眼皮:“十世以后呢?”道人摇头道: “那就归于天命,非人力所能知了。”听到这,严嵩再也忍不住,向道人躬身一礼:“久闻终南道派堪舆之术天下无双,此事老夫就拜托道长*:若得功成,老犬以一窖白银相谢!”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